http://mr-winter.lofter.com/
Winter is coming>>>

Captain America-Winter Soldier AI梗① TBC……

虽然被洗脑了,但是潜藏在深处那乐观且不正经的Bucky魂还在熊熊燃烧着!九头蛇的专家们为冬日战士的手臂装上了AI和潜意识里的Bucky对着干,首先,他们因为Steve到底帅不帅吵了起来【并没有………


②部分,Part4.地址:http://mr-winter.lofter.com/post/3c18d0_144ce89


Part.1

华盛顿某座银行的金库中,被临时派遣任务从冰冻中解冻出来的冬日战士,这里只有他坐在靠椅上,组织中将近一半的人都在围着他做各项研究,另外一半则是炮弹装备齐全的‘安全人员’,当然他们保护的是自己的安全,为了不出差错,黑洞洞的枪口全部指向老老实实坐在靠椅上的他。

这次的任务非同一般,并且周期也会相对较长,为了不使他在任务中出任何差错,九头蛇组织里的科学家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为他做准备工作。

在经过了半日多的会议后,九成以上的高科技工作者们均决定为他——那条金属手臂做点儿改动,现代科学家们对这无可比拟的高科技产物敬畏有加,虽然再没有人能做出这么鬼斧神工的东西,但这东西还是缺少了现代元素。

“报告中说他曾经主动离开,并且绕过组织的眼线在外面流浪了很久才被找回,他的脑中出现了与任务抗衡的意识,试想我们为他的手臂加个AI,并给AI植入与冬日战士前身完全相反的思想,将会为我们省去很大的麻烦。”

“例如当他的脑中受到干扰,准备脱离行动时,那多半是他的前身——那个倒霉的美国大兵的潜意识跳了出来,他强拉着他的身体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只要这种情况出现,他手臂中的AI会做出相反的反应,他会指出冬日战士的错误行动,甚至可以强制执行,完全扼杀那位美国大兵的念头……”

Rumlow一如既往地听不下去他们繁琐的说辞,直截了当地问:“装上AI就能保证不会再出现上次的事故吗?”

几位科学家被问住了,这个才刚刚讨论出来的办法根本没有经过详细的推敲,但是这位Rumlow长官表情极其严肃(实际上他一直这样,只是在谈到冬日战士的时候会更加吓人),在被追问了几遍之后终于有人受不了惊吓连连点头,接着其他人也赶忙附和说是的。

直到冬日战士终于开始了任务之旅,他也没弄明白那群人在他手臂上做了些什么。

这次的任务是除掉神盾局副局长Fury——某个可怜的黑种人,据说他试图阻碍九头蛇拯救人类的计划,实际上对于冬日战士而言这些原因并不重要,他只要知道自己需要杀了他就对了。

这次任务他依旧办的漂亮,他顺利地只发一炮就轰飞了那家伙的防弹车,每次出任务他都像是死神一样,迅猛、狠辣地直抵猎物的要命处,他那金属手臂像是戳开一层纸一样把那家伙的车门掀飞,剩下的就是把那家伙像捏小鸡一样捏断他的脖子,一切都如此稀松平常,但那个翻车的家伙却凭空不见了,地面上一个刚被切开的大洞还冒着热气。

任务还没有结束。冬日战士很快便着手准备下一次的袭击,对于眼前这令他有些不解的现象他完全不想动脑袋去思考,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有不少难以理解的东西,他根本没有必要去想。

下一次要直接开枪射穿他的心脏,冬日战士只需要思考这件事。

不久他便接到了一个地址,这个人死定了。

至此,他的金属手臂还没有任何异常,那群科学家似乎没有动什么手脚。

不过在他来到下一个地址后,很快就开始在心里怒骂那群没用的老家伙们。

对面楼那扇窗里一片漆黑,但冬日战士很清楚他的任务就在里面,为了更好的射击目标他摘掉了眼罩,慢慢托起枪,扣动扳机前,那个房间的灯突然亮了,他更加清晰地看到了他的任务,那个人黑亮亮的脑壳在灯光下泛着光,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任务之外的人他没必要去在意,现在正是大好时机,他重新对好目标,准备一枪爆掉那颗脑袋。

接着灯又灭了。

“哦亲爱的先生,我必须要纠正,那小子并不那么帅。”

因为灯灭掉而恍惚了一下的冬日战士耳边响起了十分陌生的声音。

艺高人胆大的冬日战士并没有慌张,他镇静地检查了自己的周围,并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他立刻明白了那群老家伙们对他的手臂做了什么,这让他十分不舒服,不过更让他不舒服的是,他的手臂刚才说了什么?

任务要紧,他把疑问抛之脑后,再次瞄准他的任务,对方现在已经站起来了,目标移动会增加射击的难度,他必须要马上动手,但这次他的手臂又发出了声音。

"我需要提醒您亲爱的先生,您的枪法精准绝不会不小心打到那家伙,而且即使打到……"

砰!

那语速很快而且喋喋不休的声音令冬日战士一气之下开了枪,虽然打中了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出现偏差,他有些气急败坏,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了句“Shut up”之后立刻去确定任务的状况。

那群老东西总是这么画蛇添足,这次尤其画蛇添足。现在他不得不离得再近点儿去确认那个房间里的状况,直到他被另一个家伙发现了。

他知道那家伙跟过来了。对方的速度很快,但也只是险险地才追上了自己,不过这都是小状况,他轻轻松松地就甩了他,任务再次完美地完成了。

然后他回到基地后就申请拆除手臂里那个话痨,但很快就遭到了Rumlow的反对,他不得不继续忍耐不知什么时候又会絮叨个没完的家伙,更糟糕的是那家伙说什么他完全不能理解。

不过庆幸的是在那之后他的手臂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烦人的声音,即使他在基地里待上了好几天,那家伙一直像在睡觉一样安安静静。也不知道它到底会在什么情况下活跃,上次的时机他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激发它说话,难道只是因为他看到了帅哥?

“亲爱的先生,他算是一般般了。”

它又来了!


Part.2

“时间表提前了,我们得尽快行动。”

当他见到这个地区的头——Pierce时,对方首先说明了让他再次出任务的原因。

可他只是来找Pierce谈他手臂里那个总是说废话的家伙的。

但在他开口前,那家伙竟然又毫无预兆地说话了。

“哦亲爱的先生,那只是牛奶,您为什么这么激动呢?”

冬日战士疑惑地皱眉,对面的Pierce疑惑地看着冬日战士。

沉默了没多久,Pierce无声地把自己那盒牛奶推了过来。

虽然嘴上并没说话,但Pierce脸上明显是在说“想喝你就说啊”。

真是太气人了,冬日战士十分火大,难不成那群老家伙是在逗他玩儿,这个时代果然变了,连科学家都喜欢开玩笑了。

“他们害我们失去了索拉。“

“10个小时内他们必须死。”

这不是问题,冬日战士从没有任务失败过,时间和任务数量都不成问题。

但他手臂上的这家伙是个大问题。

“你话太多了。”冬日战士试图和那家伙聊一聊。

“嗯,Um……”那家伙似乎是在找说辞,现在变得吞吞吐吐的。

“如果你再影响我,我会用另一只手把你捏碎。”冬日战士威胁它。

“亲爱的先生,我必须要让您知道,我这是为了您好。”

“你上次害的我差点走火。”

“这,这是个意外……”

冬日战士继续逼迫它:“你还说我对牛奶很激动,还有……”

“这点您一定要听我说,亲爱的先生……”

“还有前几天,你说那小子并没有那么帅,该死的……”

冬日战士说到这里已经等不到下次了,他现在就想捏爆了那多余的家伙,而那家伙似乎是非常了解他的想法,立刻开启话匣子给自己解释起来。

“亲爱的先生我这是在保护您,请您务必听我说话。我的程序是保护您现在的意识,不让您身体里那个有多动症的家伙打扰您的意识。这一切都要怪他!是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那是谁……”

吓坏了的家伙可没听到他的声音,它正忙着给自己开脱:“天啊,他都做了什么!在楼里那小子出现的时候他竟然惊叹那小子好帅!在如此勇猛的您身上怎么能出现这种意识呢?所以我立刻为您指正了,我做的都是好事。“

“……”

“还有牛奶那件事,我发誓这也和我没有关系,真的,您身体里的那个多动症看到牛奶简直要馋死了,如此勇猛的您怎么能对牛奶产生那么强烈的反应呢?所以我再次,立刻地为您矫正您的意识,不让您出丑。”

“你说的这些我完全没有感觉。”你竟然敢在耍了我之后还撒谎?

“哦亲爱的先生,如果您有感觉了那就晚了!您会被那个家伙牵着鼻子走,他会带着您去坐地铁、赶火车,甚至去夜店泡妞,我发誓先生,那家伙的脾性我只用两个小时就摸透了,他会让您这么做,绝——对——!”

“……”冬日战士问:“那是谁?”

“开发我的人告诉我他是我的敌人。”

这根本不是回答。

“那么你说的成真以后,你会怎么做?”

那家伙很自豪地回答说:“会做出和他完全相反的反应,强制性地阻止他牵着您的鼻子走。”

“举个例子。”

“嗯,啊……”

那家伙竟然有一会儿说不上话来,它似乎想了很多以后才终于有了答案。

“如果他带您坐地铁,我会让您去做公车,他想坐火车我就会带您去坐飞机,如果他胆敢带您去泡妞我就……”

“Shut up,然后我不允许你强制让我做任何事。”

“哦我亲爱的先生……”

“也不允许你再这么称呼我。”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冬日战士想了想,“不需要任何称呼。”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亲爱的先……”

那家伙最后终于在冬日战士的拳头之下噤了声。


Part.3

冬日战士锁定了他新的两个目标。

一男一女,他先跳到他们的车上干掉那个组织的叛徒,然后再开枪打死他们。鉴于因为那一对男女组织损失了索拉,有可能会出现棘手的情况,不过到时可以再临场应变,总之,他们会被冬日战士杀死,整个杀戮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

“先生,我会在您完成任务前尽量不说话的。”

冬日战士装备好后毅然决然地上了战场。

他身形矫健,轻松在高速行驶的车上跳到了目标车辆的顶部,那条杀伤力十足的金属手臂轻易就捅破了车窗,他像是丢垃圾一样把又非目标又非伙伴的家伙扔到了几十米外的另一条高速公路上,那家伙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转眼就被飞驰而过的货车卷到了车底。

而车里的家伙们显然不会像那个可怜虫一样好对付,但冬日战士身经百战,并有足够的装备和助手,他轻松躲过对方的回击,而每次的攻击愈加狠辣,有他在的地方转瞬就变成了杀戮场,枪林弹雨中冬日战士甚至看都不看他两个任务外的另一个黑人小子,他对他的两个任务步步紧逼,令他们几乎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但就像是上天注定一样,任务中再次出现了不可预料的情况。

冬日战士在被那个诡计多端的女人打掉眼罩后,又被那个大块头男人打掉了面罩,有些狼狈地摔到地上又立刻站稳后的冬日战士已经怒不可遏,他还从没有在任务中遭到过这么多的耻辱,他狠狠瞪着那个把他惹怒的男人,脑袋里已经制定好了十几种把他置于死地的方法。

但对方像看呆了一样盯着他很久后,又是震惊又是痛苦地朝他叫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Bucky……”他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一遍后带着怒气质问对方谁是Bucky。

“先生,您不是Bucky。”

他手臂里的那个家伙适时地出现,这让冬日战士猛地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记忆中他第一次这么迷茫,他脑袋里快速地闪过那个名字,然后他拼命抑制这可怕的想法,再次朝对方举起了枪。

结果却是他差点儿被自己的枪轰飞。

“我们会把他们埋在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他从Rumlow身边跑过的时候对方告诉他:“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完美。”

可冬日战士并不在乎这些了。

“他是谁?”

“先生,您上次做任务时见过他。”他手臂上的那个智能家伙回答了他。

“……”

“先生,您并不认识他。”

冬日战士痛苦地摇头:“闭嘴。”

“我亲爱的先生,很遗憾我的回答令您不满意。为了让您满意我需要提醒您,请把我的回答反过来,这样就是正确的答案了。应该。”

“那你可真不诚实。”

冬日战士非常痛苦,他的脑袋里开始有一堆他熟悉而陌生的记忆翻涌而至,甚至在那些记忆涌上来的同时他清晰地感到了强烈的怒火和无助,他看到眼前的所有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这应该是很平常的事,可如今的他看到那些人的脸孔只想将他们撕碎,直到他的脑袋里猛地传来剧烈的疼痛,那感觉像是一只有力的爪子一样,把他脑袋里渐渐萌生而出的画面全部揪了出去,那过程是他的身体完全不能承受的,当他像是死过一样,然后慢慢恢复意识后,脑袋里终于再次变成了一片空白。

冬日战士并不知道在那之后已经过了多久,他垂死一样瘫在椅子上,周围已经没有了人,一切都安静极了。

但耳边响起了冷冰冰的声音。

“先生,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真遗憾,那家伙还是蛮有趣的。”

“为什么?”

“他说如果我再和他对着干他就操死我。”

“……”


TBC……

评论(2)
热度(79)

© Winter Soldier | Powered by LOFTER